中公名城新网
当前位置:中公名城新网 > 戒酒 >

戒酒怎么戒 先约济南远大_戒酒专业

发布:2018-05-17 16:11 | 编辑: 健康观察

 末班车载着我,嘀咕在昏暗又沉默的隧道里。回来的路很长,长到可以把相遇的点点滴滴都揉进心脏,又化成眼泪流出来。

李白说“白发三千,丈缘愁似个长”。李清照说“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许多愁”。林黛玉又说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。古人让我们看到了这愁的长,这愁的重和煞。说它抽刀斩不断,举杯浇不尽。可我眼前明明是它的暖,它的温柔。

矮矮的山坡下白房子就懒懒地卧在那,青灰色的瓦片低低密密地压在房梁上,像极了睡美人漂亮的眉眼。房子的前面是一方满是傻气的池塘,池水和这个春日的颜色一样,也那么醉人。夕阳下的油菜花洋溢着微笑,隔着车窗和我在嬉闹。

似这班车也爱春日盈盈的风景,一扫先前的沉闷。欢快地蹦过呆立在路边的电线杆,惊得上面打盹的鸟儿们一溜烟儿地飞远,飞到河的那一边去了。我看到河流进江里,江又流进海里,它们应是快乐的,都会去到终点,无非就是路上有些曲折。快乐当是在追赶快乐的路上,但也在路的尽头。车窗外的风有些紧了,车窗的这边一双凄迷又惘然的眼睛觉得它找到了快乐,因为海是咸的,眼泪也是。

在黄昏即将被黑夜铺盖的时候,回程的班车稳稳地开进了车站,它也算是回到家了。我怎的和笔尖大吵了一架?它厌恶我唯唯诺诺,毫无朝气,没有自制力不配谈自由。我看不惯他的虚伪和自欺欺人,安排着别人的快乐和温暖,以为自己也会像它写下的那些故事一样,有一个完满的结局。

笔尖它问我,黄昏从哪里来?又要到哪里去?我回答世界是一个圆,生活也是。所以只要我们活着一天,便会看到一次暗夜和黎明在太阳跳出地平线的那一刻拥抱。最后我们握手言和,却都绝口不提幸福!

戒酒怎么戒 先约济南远大_戒酒专业》由中公名城新网整理提供,转载请注明!原创另行标注!请尊重版权!http://www.zgmcxw.com/jiejiu/706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