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公名城新网
当前位置:中公名城新网 > 戒酒 >

济南远大脑康医院怎么样?

发布:2018-02-09 10:02 | 编辑: 健康观察

  相比之下,《歌手》舞台自有自己的游戏规则,比如下一场唱着《齐天》的华晨宇,他的“现场实力碾压CD音质”和强大的现场改编能力,实际上更容易带给现场观众新的震撼。所以按照现场剧透,他才能终结结石姐三连胜的神话。但这场《歌手》的游戏,却未必会带给唱片工业锤炼出的习惯安静歌唱的张韶涵,同样的机会。

 
  但今天的张韶涵,是不是一定要红呢?
 
  所谓破执,就是我不挣扎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。
 
  听歌的我们不会永远是少年,总有一代人没有在少时听过张韶涵。残酷地说,如果不能借助《歌手》翻红,张韶涵似乎也找不到更有利的翻身机会。好歌买少见少,而今天的张韶涵,依然不够综艺,论演戏,她的演技也一般。
 
  但即使是这个无法在《歌手》游戏中再度爆红的张韶涵,依然走过万水千山,对冷暖相间的尘世有了更多体验。
 
  她曾绝望于家人的黑暗,曾流浪于对她不公平的世间;如今,她带给了自己温暖。
 
  就像我们一样,人总要学着接受失败,学着同生活和解。
 
  失败,也可以鹏程万里。
 
  人生这条路,即使失去了隐形的翅膀,那些失败,依然是修行的一部分。
 
  这一条路的苦,差一分差一秒,都不是完整的旅程。
 
  张韶涵的风格,在今天的华语乐坛,真的未必能再大红了,她本身也不是奔忙于包装与炒作的新生代流量小花。
 
  如果红的定义必须是流行,是流量,是商业价值,那么张韶涵可能就是红不起来了。但就算她不在流量的端口,也会一直在乐迷的心头。
 
  对我来说,相比精心选择一首能打入前三的歌,一个临时换歌、唱出心声,最终只拿到第六的张韶涵,更可爱。
 
  遗失的美好,从来不是一场游戏的胜负,而是重寻失去的自己。张韶涵找回了自己,唱回了自己的故事,这件事,比排名什么的,重要太多了。翻红,真的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。上周五播出的《歌手2018》中,结石姐以一首《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》再度斩获第一名,成为了《我是歌手》舞台上第一位三连冠的嘉宾。
 
  正当网友们觉得这个神话将一直延续下去时,网上有路透流出,第四期的补位歌手华晨宇,以一首《齐天》炸场,力压结石姐拿下当期冠军。
 
  这个消息出来后,不少人质疑年纪轻轻、资历尚浅的华晨宇凭什么能打赢正规天后。
 
  但是更多人却表示,华晨宇能赢,在他们意料之中。
 
  华晨宇在第四期演唱的这首《齐天》,是《悟空传》的主题曲,高音部分非常有感染力↓
 
  寥寥数语,就将还未成佛、茫然无助的悟空形象跃然纸上,尤其是结尾一句:
 
  “原来一无所有,就叫做,齐天大圣。”
 
  更是道尽了充斥《悟空传》全篇的悲燃情绪。
 
  网上很多人说,两个小时的电影没讲明白的故事,却被他用五分钟唱出来了。所以华晨宇能够凭借这首歌夺冠,他们一点都不意外。
 
  可他的才华也远不止于此,在他去年参加的音乐类竞技综艺——《天籁之战》里,面对24小时内就要把限定歌曲改编完毕并与乐队排练成熟的任务,华晨宇每一次都能出色完成。
 
  改编版《易燃易爆炸》被他演绎出了陈粒没有的潇洒;
 
  利用西游记片头“噔噔噔噔”改编成的《齐天大圣》让观众感受到了音乐无尽的可能性,同时被严苛的乐评人耳帝评为2016年度十佳表演第一名;
 
  与苏诗丁合作的《南屏晚钟》半分钟高音被网友笑称“这肺活量能吻死个人”。
 
  每一首改编都能带给人惊喜,“华晨宇”这三个字也成为了各大音乐播放平台排行榜前三甲的常客。
 
  而这其中最打动人的一首改编,当属《天籁之战》第一季的《我的滑板鞋》改编后的这首歌没有了鬼畜和娱乐性,而是变成了令人热血沸腾的励志歌曲,昭示着华晨宇掌声与谩骂并存的成名之路。
 
  倘若你看不到我那绚烂天空
 
  我又何必解释我的不同
 
  2013年之前,华晨宇是武汉音乐学院里胡子拉碴、穿着人字拖,每次上课都坐最后一排的校园“游魂”,13年的那个夏天,他成了《快乐男声》长沙唱区第08042号选手,同时开启了一段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生旅程。
 
  海选时,油光满面梳着蘑菇头、戴着黑框眼镜的华晨宇唱了首自己的原创——《无字歌》。
 
  时任评委的蔡国庆老师和陶晶莹老师听了他的“呻吟式”唱法直皱眉,但是另一位评委——尚雯婕却对他独特的曲风表示欣赏,愿意给他机会。华晨宇退场之后,尚雯婕兴奋地和蔡国庆说:“他是个天才!”,蔡国庆则回应道:“不是天才就是蠢材。”
 
  是啊,华晨宇这种天才不是谁都能懂,因为他呆萌的外表和独特的曲风,那个夏天,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上他,还送给了他一个可爱的外号——火星弟弟。
 
  在比赛过程中,大家对他越来越熟悉,知道他家庭条件不错,但自小父母就离异,跟着工作繁忙的父亲一起生活,而父亲又是不苟言笑的人,不止一次对他说过“不要指望我来教你任何东西。”于是,华晨宇变得越发敏感孤僻。
 
  7岁那年,他偶然间在电视上听见了交响乐,于是对音乐感兴趣,先后学了长笛和钢琴,十二岁那年就能独自作曲,在考上武汉音乐学院之后,组乐队和练歌成了他的日常生活,长久的音乐熏陶与浸泡,成就了他扎实的基本功。
 

济南远大脑康医院怎么样?》由中公名城新网整理提供,转载请注明!原创另行标注!请尊重版权!http://www.zgmcxw.com/jiejiu/44831.html